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韩娱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韩娱

萨特的最后72天

时间:2019/11/6 13:54:0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二月四日,萨特在布鲁塞医院作了一个新的检查,结果显示他的健康状况没变好也没变糟。各色活动他乐而不疲,与年轻女子交往也让他忘却烦恼。尽管有种种不如意,活着对他来说仍是一件快乐的事。我记得一天上午,冬日的光辉侵入书房,浸在萨特的脸上,他狂喜地喊道:“啊,太阳!”他、我和西尔薇,我们...
   二月四日,萨特在布鲁塞医院作了一个新的检查,结果显示他的健康状况没变好也没变糟。各色活动他乐而不疲,与年轻女子交往也让他忘却烦恼。尽管有种种不如意,活着对他来说仍是一件快乐的事。我记得一天上午,冬日的光辉侵入书房,浸在萨特的脸上,他狂喜地喊道:“啊,太阳!”他、我和西尔薇,我们仨计划去“美丽岛”度复活节假,他经常一脸幸福地谈到这件事。他对自己的健康十分在意,仍然禁烟。就我所知,他酒也喝得很少。一起吃午饭时,他点了半瓶“夏布利干白”葡萄酒,喝得很慢,最后剩下了一半。

然而,三月初一个星期天的早上,阿莱特发现他躺在卧室的地毯上,醉得不省人事。后来我们得知,与他交往的女朋友不知深浅,给他带来一瓶瓶威士忌和伏特加。他把这些酒藏在柜子里或书后面。周六晚上——万妲离开后他唯一的一次独自一人过了一夜,他喝得烂醉。我和阿莱特拿走了藏匿于四处的酒瓶。我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,请她们不要再拿酒来,又狠狠地批评了萨特。事实上,这次放纵没有引起直接的后果,表面上并未危及健康。但我担心将来会有隐患。更重要的是,我不理解他为什么对酒旧情复燃了,这跟他近来一向表现稳定的精神状况不相符。他避开我的问题,笑道:“您不是也爱喝酒,”他说。也许他不像以前那样能够忍受目前的境况了,所谓“日久成自然”,不见得就是对的。时间不仅不会治愈创伤,相反,还可能使疼痛变本加厉。后来我想,尽管不怎么愿意承认,实际上萨特对和维克多的谈话不太满意,而这个谈话很快就要在《新观察家》上发表了。

这个谈话由萨特和贝尼·莱维(维克多的真名)联合署名,发表前一个星期我才知道这件事。我惊讶极了——这完全不是萨特在《斜线》中说的“复数的思想”。维克多不直接表达自己的任何见解,而是把所有观点都推到萨特身上,他本人则以披露事实的名义扮演代理人的角色。他的口气以及对萨特居高临下的姿态,让所有在发表前读过这段谈话的朋友愤愤不平。他们跟我一样震惊于这个让萨特“屈打成招”的谈话。事实上,相对于萨特最初认识的那个人,维克多早已今非昔比。他和其他许多以前的毛主义者一样转向了上帝——以色列的上帝,因为他是一个犹太人。他的世界观成了唯灵论的甚至是宗教性的东西。对他的转变,萨特十分不满。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365bet)
湘icp备09026459号-1